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要闻 >
其实还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结交高层靠别人举荐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06 20:22
 
想到哪儿说到哪儿
有个词叫做“边走边唱”,尽显悠哉!如果不会唱能不能信马由缰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呢?我觉得应该行吧!今天得空,我就想到哪说
 
到哪,溜达溜达。
 
      近来看一本诗词趣话类的书,就从李白说起吧。
 
         李白/太白/真的白/特别特别白/ ……,哈哈,有没有乌青体的意思,估计让老李看到会打到乌青也说不定哈。
 
李白,出生于公元701年,武则天当权的年代。这一年王维也出生了,这是唐代文坛能和李白一较高下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。其
 
实放在那个时代看,王维的社会地位比李白高得多,王维十五六岁的时候就有诗名,二十岁王维中进士,很了不得了。但是不幸的是
 
,此二人有交集不是文学上的交相辉映,而是同时拜倒在一个女人的裙下,他们同是玉真公主的情人,情敌相见分外眼红,王维和李
 
白不对付就在所难免了。
 
撇开王维接着李白往下说,据载李白少年时任侠好剑击,那就是说李白也不是老师眼里的乖宝宝,是有脾气有性格的,会不会路见不
 
平一声吼不清楚,但是不好好念书常翘课是有的。有一天又翘课出来溜达,见一老婆婆用一根细铁棒在石头上磨,问询,言说要磨一
 
根绣花针,李白大为震动,遂发奋读书。这就是那个教育了无数人的“铁杵磨成针”的故事。且不说这故事靠不靠谱,反正李白是学
 
有所成的;还有就是李白可不是手无傅鸡之力的弱书生,天外飞仙、半剑飘东半剑西之类的绝世剑法不一定会,但是仙人指路,白蛇
 
吐信之类的应该不成问题。
 
可惜的是,造化弄人,李白“根不红苗不正”,因为家里是做生意的,这在当时是贱业,子弟是不允许参加科举的。随便一伸手就够
 
着北大清华的料,不让你考,你怎么办?要是我也只能借酒消愁了,当然这是戏言了。其实这种等级森严的制度沿用多了好多年,辐
 
射在各个领域,就是人们的衣着也着严格的规范,有的朝代商人再有钱都不允许穿丝绸的,想穿只能在家里悄悄穿着玩,敢出门招摇
 
就要进局子的。再比如,官妓出门必须要穿一种定式服装,让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,很是虐心的有木有?哪像现在,小姐穿的
 
像贵妇,贵妇穿的像小姐都没人管你。不过你要是细究的话,还真是小姐引领时尚风潮的,高跟鞋就是典型的例子,在中国各个朝代
 
也是如此,就不细说了。
 
没有人可以选择出身,李白也无力回天。在封建社会,学会文武艺,货卖帝王家,是文人的最高理想。李白满腹经纶,科举之路不通
 
,要想出仕怎么办?其实还有一条路可走,那就是结交高层,靠别人举荐。于是,25岁的李白出蜀游历天下,真的是像徐霞客一样到
 
处闲逛吗?那可不是,李白诗是到处投简历,寻找机会。但是李白的求职信写的很牛X,让有些人看后很反感。比如《与韩荆州书》
 
“白陇西布衣,流落楚汉。十五好剑术,遍干诸侯,三十成文章,历抵卿相。虽长不满七尺,而心雄万夫。”稍稍看一眼就觉得“气
 
很粗”是不是,初来乍到就这么牛,让人看不惯也是正常。其实李白的这种高傲是骨子里的,也许有人就喜欢他的这种高挺阔步,高
 
傲不羁的劲儿,但也正是这股劲儿让他一生波折重重。现在觉得李白如何如何,评价很高,那是因为我们是站在今人的角度来看问题
 
,其实李白的一生很悲催的有木有!
 
李白到处拜访名流高层,惊天地泣鬼神的诗篇就是华丽丽的敲门砖。开元十七年,李白29岁,经人介绍结识了比他大9岁的玉真公主
 
。都说脏唐臭汉,唐代的公主都比较开放,养个情人之类的很普遍。李白一表人才,风流倜傥,又是著名的文艺青年,而且李白崇道
 
,玉真公主也好这个,可以说有很多共同语言,走在一起就很正常了。当然我们知道,李唐皇室好道一说其实比较“龌龊”,玄宗要
 
纳儿媳玉环为妃先要放在道观过渡一下,鱼玄机“竟然”也是有名的道士,可想而知玉真公主的道是个什么道了。不管怎么说,李白
 
是找到了进身之阶,玉真公主向李隆基推荐了李白。
 
混迹在所谓的上流社会,李白有机会见到很多高层次的文人,比如贺知章,这在文坛还有段“金龟换酒”美谈,当然与之相比“谪仙
 
人”这个典故更为人所熟知。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,小学就学过的这诗句就是贺知章的名句。贺知章可是位鸿学大儒,
 
著名诗人,书法家,当过礼部侍郎,号“四明狂客”,据说为人旷达不羁,有“清谈风流”之誉。换句话说,就是人比较亮堂,有傲
 
骨,而且好高雅。贺知章并没有因为李白的小三身份而看底他,这个就很不容易了,曾经的部级干部啊,对李白的作品大加赞赏。其
 
实在那个年代做男宠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据说看到李白的《蜀道难》时,贺知章惊呼“谪仙人”。我想,对于玉真公主的相好,即
 
使文章一般给个赞扬也是正常,但是以当时贺知章的年龄资历人品而言,惊呼“谪仙人”,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赞美了,恭维的成分不
 
大。仙人,在古代敬畏天地的背景下,把人比作仙人是非常高的评价了,就像今天你要说女同志美,我想“仙女儿”应该就是最高的
 
评语了。要说乐曲动人会说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”。所以说这个称呼了不得了。《蜀道难》这个作品,想象力丰富,
 
用词险绝,可谓逸兴遄飞,天马行空。说实话,不查字典好多字我都不认识,哈哈。
 
 
贺知章却是个亮堂的人儿,与李白结下忘年之交。经常一起喝酒谈诗,对李白更是极力举荐,才有后来李白进入翰林的一段经历。
(待续, ) 
责任编辑:admin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