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所有的阴谋和罪恶都让那面送来的锦旗给遮盖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13 22:59
一位大学生的提问 
 
   前些时候,我的一位大学生网友问了我一个问题“如果我遇到了摔倒的老人,能扶吗?”我给他的回答“
 
不能。因为万一你遇到了一个想讹人的‘徐老太’,还有糊涂的司法,你就麻烦了。拿这是个由个别混蛋法官
 
引发的社会问题,来拷问公民的道德,是很荒唐的。”近日,我为我的这个回答,隐约有些不安,不知道是对
 
了还是错了。
   
    “彭宇案”已经过去五周年了,当时那个判决书里是这样写的:“按照常理,如果不是当事人闯倒的,他
 
完全可以自行离开,想做好事就要把闯倒他的肇事者给抓住,而不用着给扶起来、更不用着给送进医院并垫付
 
医疗费……被告彭宇应在十日内赔赏给徐老太医疗费等共四万五千八百余元钱”。当判决结束以后,彭宇和他
 
的律师是红着眼圈走出法庭的,这个满腔热血的大男孩,再也没有判决前那句话了——“如果以后再遇到跌倒
 
的老人,我还要给扶起来!”也是因为这场费心费力的官司让他丢掉了工作,从此也就离开了这个让他心寒的
 
城市。这个混蛋判决,让很多人疑惑: 徐老太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是被彭宇撞倒的,为什么就能讹诈成功呢? 
 
“谁主张谁举证”的法律条文为啥在这里就不管用了呢?徐老太因为有个当警察的儿子,就连当初报警的原始
 
询问笔录都能被全部销毁,那么这个法官有没有贪赃枉法呢?从此以后,有哪个还敢不“按照常理”去扶起跌
 
倒的老人呢?
 
     还有个代表性的是天津许云鹤案,当许云鹤看见王老太翻越隔离栏杆摔下来的时候,离王老太还有四米远
 
就停车下来救人了,(当时的交通警察有勘察记录)可是,司法鉴定却是这样写的:“既不能确定小客车与行
 
人王秀芝身体有接触,也不能排除……没有接触,王老太看见有车过来, 必然会发生惊慌错乱,其倒地定然会
 
受到驶来车辆的影响”这一个“必然”,再加上一个“定然”,就是一审判处许云鹤要赔赏王老太十万多元钱
 
的依据。多么荒唐啊!那个地段是有监控录像的,为什么当时不去查看,反而等到一个月以后,那个录像被销
 
毁以后再去寻找呢?是渎职,还是有意拖延时间?
 
     最可气的是南通的殷红彬案,一位骑三轮车的老太太不知是什么时候连车带人摔倒在路上,是路过的长途
 
大巴停下来救她,那位被扶起的石老太,当时还对大巴车的司机及乘务员千恩万谢,但是一转脸还是做好了充
 
分的准备,由儿子作为代理人,将他们告上了法庭:“一口咬定是大巴车撞了她,并且有本村的一个中年妇女
 
作为现场目击证人”。是大巴车上的监控救了这两位好心人,不然像石老太这样有目击证人的控告,一定会讹
 
诈成功的。我就纳闷了:这个“诬告”必须要“反坐”的案件,为啥法院解决的那么神速啊?为什么不开庭啊
 
?让石老太、石老太的儿子以及那个现场目击证人,都在法庭上表演一下,然后再按照“诬告反坐”的律条,
 
该怎么判就怎么判,那该有多好啊!然而,所有的阴谋和罪恶,都让那面送来的锦旗给遮盖了,也真太让人们
 
堵心啦!
 
     有人摔倒了都没人敢去扶起来,这是个极不正常的社会现象,被这个现象害死最惨的是广东佛山的女童小
 
悦悦,她才两岁啊!被车碾了躺在路上,前后过去了十八个人啊,都没人敢去抱起来!小悦悦死了,她死于这
 
个社会现象;如此寒心的还有那个88岁高龄的武汉老汉,一个多小时啊!要是有人能将他扶来,去掉他口鼻中
 
的淤血,也许他就不会死的,这个当了一辈子军医的老人,就这样的含恨走了,老人走了,他也是因为这个社
 
会现象。看着吧,死于这种现像的, 这 一老一小 绝对不会是最后 两人, 这种现象全都是那些个别混蛋法官
 
造成的,并不是人的道德沦丧了,善良的人们太 害怕那个“按照常理”的司法啦。
 
     有个成语叫做“惩恶扬善”,扬善必须先惩恶,不然扬善的人就不会得到好报。发生这种社会现象,就先
 
要惩治那些混蛋法官,还有就是要让类似徐老太那类人自律。记得彭宇案第二年的夏天,南京的一家大型超市
 
开业,很多天以前就开始在电视上做广告:凡是光临的顾客,都可以得到四个被挤破的鸡蛋。开业的当天,居
 
然有两、三百个老头、老太太在那里排队等候着,三伏天啊,大太阳底下啊,两个多小时的等候,有两个老太
 
太中暑昏了过去,是120急救车给拖走的。当天晚上城市频道播放了这条新闻,那个秃头主持人可怜巴巴的说到
 
:“大爷大妈们啊!你们家就缺那四个破鸡蛋吗?难道你们真的买不起那四个破鸡蛋吗?请您自重些吧!别让
 
‘南京老太太’太出名、让谁看见都想躲得远一点,好吗?”
 
    彭宇案没有进行二审,那是官方怕太“透明”了,会有损司法形象,据知情人讲,是南京市政府替彭宇赔
 
的钱,而那个主审法官,还一直在那个位置继续着他的权力,直到今年下半年才调离——只是调离,并没有降
 
级。看样子,天津的许云鹤案也不会开庭二审了,虽然那个主审法官被暂时停职了,但是二审也会给多个部门
 
带来麻烦。我猜想,南通的殷红彬案之所以结案这么快,没有让石老太“诬告反坐”,那是害怕之前的几个案
 
子会翻盘吧!到什么时候政府才能不怕割肉、不怕疼呢?只有把这几个类似的案子给彻底弄明白了,把“按照
 
常理”的判决彻底的给废了,社会才能更阳光些!
 
     几天以来,我对那位大学生的回答,让我始终不安心,我十分矛盾、纠结。脑海里一会儿浮现出南通大巴
 
车的录像,清晰的体会到那个想讹人的石老太、石老太的儿子及那个现场目击证人的丑恶嘴脸,一会儿又浮现
 
出武汉的那个88岁的老军医,还有那个才来到世间仅仅两年的佛山女童……也许那个大学生网友提的问题太大
 
、太深,不是我这个农民工能够回答的……
责任编辑:admin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