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车技巧 >
东南西北,就如同走在地狱里的感觉一样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5-21 12:36
按照平常去北屯的时间计算,我应该是中午赶到家吃午饭的,可到下午都没见我回来,父母知道一定是出事了。母亲急得不得了,催促父亲骑马找了好几次都无果。就在这个时候,一家人正站在马号的屋顶上观望着呢。当看到马儿归来,看到我瘫倒在渠边的时候,故事也就到此该结束了。
当我醒来时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妈妈,马鞍子没有丢!”。母亲正流着泪用一把剪羊毛的大剪刀剪我的棉胶鞋,听了我的话却伤心的说;“这娃咋就这么憨撒,命不比什么都值钱啊!”
棉胶鞋与冰,把我的双脚紧紧地冻成了两个冰疙瘩,母亲费了好大的事儿,才把我的双脚解救出来,幸运的是,我的脚尽然连脚趾头都没有冻伤。如果这天刮起了寒流,如果那天马儿跑得再远一些,我的运气可能就没有这样好了。
从此后,我觉得自己真得很强大,没有什么可以令我屈服了!
与友赴难
1981年末,是我出师后的第一次放单车到200多公里外的沙吉海煤矿拉煤。因为路途比较凶险,于是我就约了六连的江国海和他的助手,两个车一同去拉煤。我们两个车,都是同型号的千里马28型——轮式拖拉。
那时候,几乎没有柏油路,也没有交通警察。有路基时,大家各遵其道,没有路基时,就各显神通,遍地开花,哪里好跑就往哪里跑。
出发的那天,天气特别的好,虽然零下20多度,但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。我们早晨5点多出车,下午6点多就到达煤矿装好了煤。为了祝贺我的第一次放单车,额定载重量仅1、9吨的量,我硬是装了4、7吨。我们两个车在煤矿招待所停放好后,放掉了水箱里的水,给车加满了油后,做了最后一次全面检查,就匆匆吃了晚饭睡觉了。
早上一觉醒来,大地一片洁白,雪已经下了20多公分,而且还在不停的下,几米外都看不清东西。其实那时任何一个正常年份的雪,都比现在最大年份的雪大。可是,自从进入21世纪之后,我们的一些地方官员,硬是要整出个什么“50年、80年、100年不遇”等等,以标榜功绩,吸引眼球,邀功求赏……
我们给个自的车加好热水,发动着之后就去食堂匆匆吃了早饭,之后就是等待着雪停后好上路。当时聚集了400-500多辆汽车和拖拉机,谁也不敢打头阵。不知是谁吼了一声:快走吧,一会儿要刮寒流!
在场的所有驾驶员们都急了,大家都知道,这里的寒冷一旦刮起来,少则3-5天,多则10天半个月,谁也不愿被困在这里。
于是,车轮滚滚,马达轰鸣,数百辆汽车和拖拉机,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相继出发了。
我们两个车也不甘落后,一前一后随着这个大型车队,踟蹰着走上了回家的路。
走了不到一个小时, 风就刮了起来,大风卷起满天的大雪和地面的积雪,在眼前布成一道厚厚的灰色雪幕,不辨东南西北,就如同走在地狱里的感觉一样。
因为我的车装载得比较多,一遇上稍大一点的坡就打滑,我的那两个朋友就用他们的车拽我的车。拽车都是用钢丝绳,可钢丝绳的使用是有年限的,不到年限,就不能领到新的。可旧的钢丝绳,大都是浑身长满了黄锈和断刺,用手使劲一抓,满手鲜红直流,且疼痛难忍。
责任编辑:admin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