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直播公告 >
历经生活的艰辛才慢慢地荡去我那苍白的虚伪心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14 10:32
小镇故事多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母亲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在希望的田野上,农村处处是丰收后的喜悦。八十年代的乡村小镇的农产品贸易更是前所未有!铁场街也不例外。每到街日,各处的乡亲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。乡下能看到的东西,在这集墟上都有。牛、羊、猪、鸡、鸭、兔、稻谷、瓜果、薯苗、米糠……在这自由市场里都可以买卖。梅隆铁路上烧煤的蒸气火车每天在轰鸣着。又是街日了,母亲又用她瘦小的身躯挑上一百多斤的谷子,要么是一担老南瓜…顺便给我带上一些食物,在烈日下,坐上乌黑的盛煤车箱来了。­
       “一百二~你那么瘦小,能挑一百二十斤?”买主称了又称,确实是一百二十斤。
       对一个体重不足八十斤的母亲来说,挑一百二十斤的谷子实在是不轻呀!
       铁场中学就在火车站出口的侧面。校长室的门口,有一棵高高大大的夜来香,每天傍晚就开始吐出袭人的芳香。­
       那时,我的虚伪心在澎胀,怕母亲到学校来找我。觉得母亲从乡下来,面子上有些不光彩。母亲卖完她挑来的谷子,就到学校来找我。
       我从来不知道母亲在校门口等了我多久,下课时,母亲突然站在我的前面,使我愕然!我低着头,伸手接下母亲送来的食物。母亲总是陪着我回宿舍去,告诉我口杯里有肉,还有些热的,抓紧吃吧!
      母亲的到来,我连白开水都没有送给她喝一口,就匆匆地离开学校,一定又是饿着走路回去。我走出社会,象蛇一样曲折地爬行,历经生活的艰辛,才慢慢地荡去我那苍白的虚伪心,倍感母亲的含辛茹苦。
      二十年过去了,母亲已年纪七十了,依旧不歇地在田间劳作。无论我富贵贫贱,母亲对自己的儿女的呵护是几十年如一日啊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卖耗子药
       一、四、七,是铁场小镇赶场的日子。只见街面上人山人海,我钻进人群,那里热闹就那里去,人圈当中,站着一个中年汉子,戴着墨晶眼镜,手拿二块竹片,在摇晃着,薄薄的嘴唇唾沫乱飞:
       “耗子药~耗子药……我的耗子药,家家用得着。上夜叽叽跳,下夜硬翘翘;上夜咄咄咄,下夜硬咯咯……
       ……诸位伯叔兄弟,火车不是牛拉的,是自己跑的。……你说我的耗子药灵不灵,妙不妙,试试就知道……
        ……这耗子呀,你睡觉的时候,跑到你的床头闹,想和你亲,还想和你睡觉。你在生气,它就是不走。你起来了,它就跑了。你想打它,它又不见了。
        你睡了,它又来拉你的蚊帐,吃你的谷子,咬你的衣服,啃你的柜子,你说它多坏就有多坏……
       哦,这位大哥问,这耗子药怎么用呢?很简单,用两只烂婉,一只装耗子药,一只盛水就放在耗子药的附近……哦!这兄弟问,为什么要水呢?过耗子呀吃了我的耗子药,就想喝水,喝了水,就走不远了……这位大叔又问,耗子药多少钱一包……五毛钱一包,一块钱三包……
       不再吆喝了,我又不是买来耗子药的。卖耗子药的说词,有记忆,也有我自己的想象。这,无他,只是娱乐,也是向人民学习语言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猎犬无相
        一太早,耀景叔挑着一担不是很美观的“糍粑”到小镇上去卖,摆在街上,一直无人问津。
        老乡金狗叔看到了,想帮他一把,就装不认识,把粗糙的“糍粑”放在嘴里,尝得啧啧响,然后就说:“哎呀,不错、真不错。猎犬无相。买二斤。”
       不久,他那“猎犬无相”的糍粑就被人卖光了。
责任编辑:admin
相关文章